首页 »

布热津斯基:美中合作,美国影响力才能最大化

2019/9/21 6:41:35

布热津斯基:美中合作,美国影响力才能最大化

美国重量级智囊之一、美国前总统卡特的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日前接受《赫芬顿邮报》采访,详谈“特朗普时代”的美俄、美中关系。他指出,美国的长期利益根本上在于加深与中国的关系,而不是因为短期利益而根除这种关系。全文编译如下:
    
民粹主义反映方向混乱


    
赫芬顿邮报:您长期以来都把阿拉伯之春、乌克兰广场抗议等“政治觉醒”形容为影响世界事务的新因素。如今,另一种不同形式的“觉醒”正在横扫西方民主国家,那就是民粹主义。民粹主义看似与俄总统普京有着某种密切关联,您怎么看?

 

布热津斯基:我认为民粹主义与普京有密切关联的说法是夸大其辞,这很大程度是由自私的新闻记者们推波助澜。当然,这些运动中的一些个别领导人对普京的强人治理方式感到钦佩,但我看不出有什么证据表明在任何一个严肃的国家有某种广受欢迎的呼声。


欧洲民主国家的民粹主义运动是混乱和解放的结果。欧洲人从被冷战分裂的大陆的过去解放出来,如今在经济上实现一体化,这带来了新的挑战,尤其是移民问题。所以,他们在未来前进的方向上存在混乱,鲜有一致。我们正在因此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混乱,我担心在这种混乱中,对暴力的诉诸将发挥更大作用。随着时间推移,情况将愈加危险。上述大部分内容也适用于美国民主的现状。我们没有明确的领导,有的是口号式的、日益加剧的对国内暴力的倾向。


一些团体和政治领导人可能把自己作为挺俄罗斯派,是的,俄罗斯情报机构也正在挑起麻烦,试图通过鼓励同情莫斯科的政治力量,削弱欧洲对俄罗斯的联合制裁。但这些与我描述的潜在动因相比,只是边缘化的因素。


    
特朗普获胜有俄罗斯因素


    
赫芬顿邮报:说到介入民主国家的俄罗斯情报机构,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指责俄罗斯试图干预最近的美国大选,帮助特朗普。奥巴马总统直接指涉普京。俄罗斯是罪魁祸首吗?普京发挥了那种直接作用吗?


布热津斯基:是的,毫无疑问俄罗斯情报部门卷入了。对于普京是否发挥那种直接作用,我的答案也是肯定的。俄罗斯情报部门并非独立机构,它们是为特定政治目的而组织的国家机构。普京绝对控制了国家机器。这些是毫无疑问的。


俄介入大选有一个蓄意的目的,就是使美国政治生活复杂化。有关普京能够影响事件并帮助特朗普胜选,最初没有太多信心。后来,随着条件的改变和特朗普越来越受欢迎,俄罗斯被鼓励更进一步,他们变得更有野心、更为坚决。


话虽如此,我并不是说俄罗斯的助力是特朗普获胜的根本因素或决定性因素。他是出于国内因素以及相当的政治技巧而胜选的。但说没有俄罗斯的影响,那也是错误的。
    
赫芬顿邮报:一位顶级情报官员上星期告诉我,俄罗斯人和美国人几十年来一直在试图影响世界各地的选举。我们看到的是,通过先进的网络工具实现的“老战术,新方法”。是这样吗?还是你认为这种干预是一个新做法?


布热津斯基:新方法使这种活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广泛。因此,它们确实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影响力和有效性。这种做法是新的,当然,也令人深感烦恼。


    
“通话门”是愚蠢的刺激


    
赫芬顿邮报:特朗普接到台湾当局领导人的电话。之后他又质疑长期以来承认的“一个中国”政策。当你担任吉米·卡特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时,你亲自与邓小平谈判达成“一个中国”政策。在这种明显的事态变化中,你看到了什么危险?


布热津斯基:我看到的危险是,这在美国外交政策最重要的关系中引发对抗,它不会带来任何重大的战略成就。对抗北京不符合我们的利益。更有利于美国的做法是让中国人与我们密切合作,迫使俄罗斯人跟着效仿,如果俄不想受到冷落的话。这样才能使美国具备独特的能力,通过共同的政治影响力触及世界。


我认为不值得把精力浪费在任何不具建设性的行动上,例如这一通话。这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刺激行为。


美国和中国正在合作的世界,才是美国影响力最大化的世界。如果我们通过愚蠢的刺激行为减少(这种可能性),那么我们还能实现什么?


    
对华友好符合长期利益


    
赫芬顿邮报:一些人担心新的特朗普政府将改善对俄关系,并设法解冻目前的紧张局势。这对于全球稳定是好事吗?因为这将打破目前中俄促成反西方的敌对集团的势头?


布热津斯基:俄罗斯在与中国打交道方面与美国不是对立的。中国人知道,尽管美国可能被削弱、损耗和迷惑,但美国基本上仍是世界第一。他们,中国人,也几乎是第一。中国因此面临一个选择。如果它选择反美,它会以失败告终。因此居于优势群体中,更符合他们的利益。反之,如果美国把中国推开,情况也会一样。


这没啥特别复杂的,只是承认一些基本战略现实的问题。如果我们把中国激怒到寻找替代选项的地步,中国会找到。美国会发现这不是一个令人舒服的情况,而是一个充满危险的情况。
    
赫芬顿邮报:有人担心特朗普的“美国第一”政策,该政策质疑同盟的价值以及贸易和气候协议,这将意味着从世界撤出。随着欧洲动荡,以及俄罗斯已不是真正的世界级玩家,中国是否会因此成为唯一拥有全球前景的大国?


布热津斯基:我要强调已经阐述过的战略现实,就是美国和中国都是世界的主导力量。就两国自关系正常化以来多年的合作而言,它不是出于战争或征服的邪恶目的,而是为了加强两国追求各自利益所需的安全和稳定。在当今世界,中国不能独自领导,美国也不能。说得更尖锐点,也可能是看似矛盾的说法:如果美国试图在没有中国的世界上独自前行,它将不能坚决伸张自己的权利。


如果我们牢记这一点,我们可以逐渐开始塑造一个比现在更稳定的世界。现下的世界是非常不稳定和不可预测的。美国的长期利益根本上在于加深我们与中国的关系,而不是因为短期利益而根除这种关系。

(栏目主编:杨立群;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题图来源:中新社  图片编辑:周寅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