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展训练竟成夺命之旅:桐庐原始山洞探险员工昏迷死亡

文/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 陈琼珂

 

 

上海一家专事拓展训练的APS公司组织了客户YZ公司员工,深入浙江桐庐景区的一原始山洞进行探险,期间YZ公司李某因身体不适晕倒。由于洞内环境极其恶劣,弯道众多,救援工作很难开展,最终李某不幸亡故。近日,闵行区法院一审判决APS公司承担20%的责任,赔偿李某父母21.6万余元。

 

 

2015年5月中旬的某一天,YZ公司员工唐某、徐某某与APS公司法人代表陈某联系拓展活动事宜,确认5月29日下午活动内容为“上山+徒步穿越+探原始山洞”,并通过了书面的活动安排,其中提及学员须知及注意事项。双方还就活动的时间、活动地点、参与人员、活动具体安排等情况进行了协商与确认。2015年5月27日,APS公司为参与活动的人员办理了平安旅行意外伤害保险、平安旅行附加急性病身故或全残保险、平安境内紧急医疗救援服务条款、平安旅行附加行李物品和旅行证件损失保险。

 

 

2015年5月29日,YZ公司团队成员前往桐庐开展拓展活动。下午14时左右,团队成员到达探险山洞洞口,做准备活动,并由YZ公司负责人进行入洞动员及活动规则解释。APS员工则向参与的团队成员讲解安全注意事项及必须戴好安全帽,并对洞内情况做简单描述,要求团员相互协作,并表示洞内无灯光,手电筒要节约使用,且洞内无信号,故团员被要求不要携带手机。

 

 

活动过程中,李某曾向APS公司员工刘某某表示可能有低血糖情况,需要休息,短暂休息后,便继续前行,殊不知李某便昏迷并倒地不起。刘某某便呼喊同行团员田某、张某某,三人即对李某进行现场抢救,因李某处于昏迷状态且无法移动,刘某某便尝试出洞求救。出洞后,才发现山上无任何信号,而仅有一台能接收到信号的手机却又不在刘某某处,情急之下,刘某某只能快步如飞的下山求救。

 

 

后来,APS公司员工石某通过手机与基地及当地的消防、120、110等部门联系救援。直至5月30日凌晨2点左右,李某才由消防队员抬出山洞,被送往桐庐县中医院抢救,仅过了两天也就是6月1日,桐庐县公安局瑶琳派出所便出具死亡证明,载明李某“死亡时间,2015年5月30日2时30分许发现,死亡原因,不详。”2015年6月1日,桐庐县中医院医务科出具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载明死亡原因为心跳呼吸骤停。

 


随后,李某的父母便将APS公司及其法人代表告上了法庭,他们认为原始山洞探险活动本身就存在巨大危险性,洞内情况复杂,穿越困难且体力消耗大,不仅李某昏迷后不幸死亡,APS公司的两名教练也在山洞中昏迷,可见活动之危险性即便原告聘用的专业人员亦不能避免;其次,APS公司也从未告知参加的团员活动过程中的危险性,无论是主动说明或团员问及,APS 公司的法人代表及员工均称不存在危险;最后,APS公司对于发生危险状况后的处置无任何预案与准备,李某昏迷后未能及时进行救援,李某是七点发生昏迷至次日凌晨一点被救出时隔长达六小时之久,严重影响对李某的及时救治。因此要求法院要求判令APS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代表赔偿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在内一共123万余元。

 

 

对此,APS公司及其法人代表陈某则表示,APS 公司曾多次告知拓展活动的危险事项及不能参加的人员范围,且在李某昏倒后第一时间采取措施进行援救,APS公司即使存在安保义务也已经尽到责任。

 

 

法院认为,作为活动的组织者、实施方,APS公司依法负有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实际参与拓展活动的人员尽到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本案中,APS公司未有周全的应急预案应对突发事故,未配备任何救生设备或足够的通讯设备,以确保及时施救或求助,对此应该认定APS公司在本次事故中,由于未尽到足够的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20%的责任。

 

 

关于李某父母要求陈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诉求,法院认为,从目前来看,APS公司具有独立的银行账户,独立核算,且无证据证明APS公司与其法人之间的资金存在混同情况,由于造成本次事故的责任人系APS公司,因此法院对于李某父母要求陈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最终,法院判决本次事故由APS承担李某父母所有主张中合理部分合计为108万余元的20%计21.6万余元。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雍凯

来源地址:拓展训练竟成夺命之旅:桐庐原始山洞探险员工昏迷死亡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