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使说 | 我在古巴哈瓦那体味“吃饭”

2019/10/16 3:23:10

大使说 | 我在古巴哈瓦那体味“吃饭”

吃饭,是人类生存最根本、最必需的条件。其实,其他动物乃至植物也都需要“吃饭”,得以存活和繁衍,只不过方式不同。

哈瓦那一家比较老的餐馆,笔者曾多次在此招待国内的代表团组。

自助餐馆的部分餐台。  

汉语“吃饭”一词由“吃”和“饭”共同组成,有动作,有内容,很为形象。由于华侨华人的作用,“吃饭”在秘鲁指的是“中餐馆”,遍布秘鲁全国大小城镇的“吃饭”,则使得整个拉丁美洲都明白这个中文词语的含义。大概,除了中国大陆、港澳台和散布全球的华人圈以外,拉美应该是最知道中文“吃饭”意思的地区,双方还可能因此而在感情上比较贴近。

哈瓦那海滨大道上的一家古巴餐厅,为游客用餐主要集散地之一。  

对我而言,饭总是要吃的,因为我同其他人一样需要满足基本需要,但吃什么内容却无关重要,中西餐均可,能够“饱肚”即可。对吃饭,我的原则比较简单:在家里,随意、凑合,从不挑剔;在外面,给什么吃什么,不给也不要。无论是在大会堂、钓鱼台,还是大街小巷的餐馆酒肆,在解决“肚子”问题上,其实都一样。

临街的一家中餐馆店面。  

日前来到古巴首都哈瓦那,旧地重游,有很多老朋友,还有在此工作和上学的儿孙的朋友,接到的“吃饭”邀请奇多,真的应接不暇。当然,因为高兴,又可以“长谈”,我何乐而不接受此类邀请,只是需要精心“编排”,充分利用时间。
  

随着接受邀请次数的增多,我渐渐感觉到,哈瓦那的吃饭去处非常之多,古巴餐、中餐、西餐都有,甚至还有墨西哥餐、俄国餐,可以说是应有全有,方便至极,且花费无多。此情此景,确实令我惊喜不已,感叹很多,因为它让我看到曾经长时间生活过的这个国家的发展和进步。
  

想当年,应该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除去为数不多的酒店以外,哈瓦那没有几处饭馆,供应的品种也很有限。此外,由于大家都只能按照供应的数量购买食品,没有其他市场,古巴人虽可果腹,但都无法邀请客人到家里用餐。“吃饭”,特别是“请客吃饭”,成了他们日常交往中尽力回避的话题,几乎只有外国使馆才有举办的可能。对此,我一直记忆犹新,因为我每每要为请客的菜单为难,更要为如何在屈指可数的饭馆里招待众多的国内代表团品尝一顿古巴风味饭发愁。
  

这次,连续去过了几个吃饭的地方,我既看到了吃饭去处的增多,也感受到饭菜品种、质量的变化。这次行程中,我的小儿子夫妇曾领我去过一家新开张不久的自助餐馆,里面供应各式烤肉、烤肠,还有海鲜以及沙拉、甜品、水果和古巴式、西式主食,非常齐全。我们5个人,包括酒水、咖啡、小费,总共花费了59个古巴兑换比索(即同等数目美元),真的让我惊讶不已。
  

我还想到,要吃饭,就要准备做饭的材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的就是材料的重要。也是在那个年代,由于市场上无有可能找到使馆人员习惯吃的蔬菜,中国使馆馆员们在院子的一角种了几种菜蔬,稍作调剂和解馋,其中包括我从北京带来的普通中国黄瓜。没有想到,那个黄瓜品种被劳尔·卡斯特罗大将发现后,短期内在古巴繁衍,竟然被卡斯特罗命名为“徐贻聪黄瓜”,并在一个正式仪式上向我颁发了相关证书,成就了中古友好关系史上的一段佳话。

正在建设中的北京餐馆。  

我还记得,在那段时间里,卡斯特罗兄弟曾经多次是我的座上客,来到使馆同馆员或者中国重要访问团共餐,同时漫话两国及世界事务,每次都令双方很为满意并增进了两国的友谊。卡斯特罗不仅深爱中餐,还很懂得烹饪,经常就一些中式菜肴刨根问底,使我不得不预做多方面的应对准备,弄清多种菜的配料和烹调过程。那段岁月里,我还收到过卡斯特罗赠送的多种食品,包括生猪、鹅鸭、鹌鹑、海鱼、蔬菜、水果等。这些,都让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他对中国的关注和友情。如今,他走了,只能将之留作永恒的宝贵记忆。
  

人只要活着,就需要吃饭。解决吃饭,是民生最大的问题。所以,劳尔·卡斯特罗主席关于“芸豆比大炮更加重要”的谈话让我有了许多启示和感悟。我深信,在解决吃饭问题上,古巴一定会不断有新的举措和新的进步。
   
(本文作者为中国前驻古巴大使。栏目主编:杨立群。图片来源:本文作者摄影 图片编辑:朱瓅 题图说明:相邻的西班牙餐馆和意大利餐馆。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 )